精彩小说

第121章 番外(二)

北倾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3.

????老爷子的身体彻底垮了。

????这是闻歌和温少远结婚后的第二年,刚出年外,老爷子就念叨着要去梵音寺住几天。

????温少远去分公司,闻歌是家里最闲的,出行的事情全部揽了过来,刚安排好,就在出发的那天早晨,老爷子病倒了——

????闻歌匆匆赶到医院时,正好赶上辛姨在交费,听见闻歌的声音,脸上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,颤抖的手都握不紧钱,纸币洋洋洒洒地掉了一地。

????周围来往的行人又多,闻歌按住辛姨的肩膀,安抚道:“辛姨没事,我帮你捡。”

????“小歌……”辛姨擦了擦眼角,还有些后怕:“我今天起得晚,也没多注意……等我觉得不对劲去楼上的时候,老爷子已经昏迷了不知道多久……”

????她哭出声来,声音压抑到极致:“我真怕……怕他这一睡就醒不过来了。”

????“不会的。”闻歌把钱装回辛姨的钱包里,按着她的手重重地捏了她一下:“爷爷一定吉人天相,你看他这些年都进过多少次医院了,每次都有惊无险的。别太担心了。”

????“不一样。”辛姨摇摇头,看着急诊室亮着的灯,颇有些无力:“我总觉得这一次不一样了。”

????温少远接到消息便赶了回来,快登机时,接到闻歌的电话说是老爷子已经脱险了,让他不要太担心。

????怎么可能会不担心?

????老爷子这次病得实在是凑巧,温景梵和随安然不在a市,他又出差在外,这重担一压下来,全部落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????“吃过饭了没有?”温少远瞥了眼航班起飞的时间,往后退了退,走到僻静的地方。

????“还没有。”那端呼出一口气,声音也有些无精打采:“辛姨早上吓坏我了。”

????“辛姨……”温少远想到什么,眉心微锁:“辛姨年纪也大了,出事了总往坏处想,你多劝劝。”

????“我会的。”闻歌笑了一声,正要挂断电话,又听他说:“不管什么事,我都在。”

????闻歌握着手机的手收紧,良久才“嗯”了一声。

????等挂断电话,她盯着屏幕看了一会,拍了拍脸,扬起笑容,走进病房里。

????温少远下了飞机就直接赶来了医院,老爷子下午就醒过来了,就是精神有些不好。

????温少远到的时候,他刚好睡下没多久,辛姨正守在床边。

????而闻歌……坐在里侧的沙发里,一双眼熬得通红。

????“下午老爷子醒来的时候就反复念叨着一句,说‘连菩萨都不愿意给我个机会’,还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。”辛姨说着,又想哭,摘了老花镜擦了擦眼角,低声啜泣起来。

????温少远握了握她的肩膀,弯下腰,凑到她耳边,轻声道:“哭什么,爷爷现在还好好的,你就别担心了。”

????等安抚好了辛姨,温少远朝闻歌招招手,示意她出来说话。

????走出了病房,那压抑的气氛才减轻了不少。

????闻歌揉了揉眼睛,没走两步,就一头撞在了温少远的胸口。

????他低头,握住闻歌的手腕把她的手拉下来看了看,眼睛被她揉得红红的,大概是下午哭过了,眼睑还有些红肿。

????温少远低叹一声,抬起头看了看,见走廊没人,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:“辛苦了。”

????闻歌摇摇头,开口时,声音也有些沙沙的发哑:“少远,你说……爷爷……”

????“连你也这么想?”他低笑一声,就这样牵着她继续往前走着,走到尽头,站在了窗前:“爷爷年纪大了,我们都要有这个心理准备。”

????几乎是他话音刚落,闻歌一低头的功夫,眼泪就“刷刷”地落了下来:“我不想他……”

????温少远来之前先去老爷子的主治医生那里问了病情,这一次并发症来势汹汹,的确不容小觑。

????“爷爷下午醒来跟交代遗言一样说了很多话,我好怕像辛姨说的……这一次是真的……”

????“嗯?”温少远把她揽进怀里,轻拍了拍:“不会。”

????他低头,微凉的嘴唇就贴在她的耳边:“不要把这种情绪放在脸上,辛姨看见该难过了。”

????他不说还说,一说……闻歌的眼泪都止不住:“你都不知道,辛姨打电话给我的时候,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。我一路开车到医院,辛姨在交费,手抖得连钱都拿不住……”

????他轻声应着,揽在她后背上的手轻轻地拍着她,缓解着她的恐惧:“不怕了。”

????闻歌被他紧紧抱着,那怀里那么温暖,那么有安全感,让她故作镇定了一天的心终于卸下那层防备和伪装,哭声再也抑制不住。

????——

????可这一次,真的没有那么好的运气。

????老爷子自从那一次醒来之后,就又陷入了昏睡之中,偶尔醒来,也是目光呆滞地看着窗外。不爱说话,也不爱搭理人。

????这一次住院,一住就是两个月。

????原本就消瘦的老爷子像是被抽空了身体,往日的精神都没了,整日都是一脸的病容,不见好转,也不见希望。

????闻歌几乎每天都要去报到,陪老爷子吃一顿晚餐。

????温景然一个月前也请假回来了,比往年更难得,大家都聚到了一起。凑在病房里,就只觉得病房里热热闹闹的,满是喜气。

????a市的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了。

????……

????几个月过去。

????秋天,也来了。

????闻歌下午从医院回来就有些心神不宁的,晚上烧菜的时候被油溅到手还摔了碗。

????秋雨一场接着一场,凉得人心都渐渐地冷起来。

????闻歌今天睡得早,迷迷糊糊地醒来时,温少远刚上床。

????大概是在阳台上站了片刻,身上还有些凉。

????闻歌偎进他怀里时,打了个哆嗦,刚想退出去,被他一个用力抱得更紧了些。

????她睁开眼,还不甚清明的眼神看着他:“冷。”

????“我知道。”他躺下来,曲指刮了刮她的鼻尖:“下午的时候老爷子跟你说了什么?”

????闻歌愣了一会,就借着床头的壁灯看了他一会,这才笑起来:“什么都瞒不过你,你怎么就知道是老爷子跟我说了什么?”

????“你是我老婆,每晚睡在我身边,你想什么我不知道?”他鼻尖蹭着她的,凑得极近:“是不是说我坏话?”

????“爷爷让我赶紧给温家继承香火,说是我只有留了温家的香火,我们的命格才能一直顺利。”闻歌嘀咕了一声,有些怀疑:“这些是不是真的啊,老爷子怎么说的有鼻子有眼的。”

????温少远低笑了几声,抱着她:“假的,没有孩子,我们不也好好的?他就是时间抱不动了,让我们生个给他抱着玩……”

????他越说声音越低,直到最后,闻歌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。

????正要问时,便听他说:“那就顺他的意,生一个。”

????“好。”她点点头,怎么也捂不暖的脚被他夹在小腿之间,整个人被他拥在怀里,渐渐的温暖起来。

????“老爷子的病总也不好,我最近做梦都老是梦到我刚到温家的那年,老爷子生病的样子。”她突然就难过起来,心口闷得发疼。

????温少远轻声应着,哄着她睡着了,这才看向夜色沉沉的窗外。

????短促的手机铃声响起,他低头看了眼怀里睡得不安稳的闻歌,边轻拍着她的背脊安抚,边接起电话。

????傅衍沉凉的声音就像是坠入了寒冰里,冷得让人发颤。

????闻歌困顿地睁开眼来,看向他。

????这么近的距离,能听见话筒里,傅衍的声音,平静的,也是……沉重的。

????老爷子没了。

????整个夜幕都像是被撕裂了一般。

????温少远的脸骤然失了血色。

????有那么一瞬间,闻歌好像听见时间停止的声音。

????迈过零点的时针,正好拖着时间的尾声落在了立秋上。

????天空下起雨来,墨沉的夜空,只闻雨声,却黑暗得看不见所有的尽头。

????“活了那么久,也是活够了。就怕人走茶凉,我交代过少远,就埋在敬儿旁边,你以后来给温敬上香,就记得给我捎上一炷。”

????“闻歌啊,再叫我一声太爷爷吧……”

????你总说人死后,就是一抔黄沙土。

????你总怕我们忘记你。

????所以你生前嚣张,固执,强硬,你一直用你的方式。

????直到死后也不例外,要了一炷香的惦念,每年去你的墓前祭奠。

????下午那场对话,原来就是你的告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