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181.第181章?女人的竞女争

小嫩娘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[第1章正文]

????]

????只一下,轻初就转移了眼光,低头继续干活。

????“老婆,这些病历不然就由我来整理吧?”管华见轻初有点不高兴,忙乖巧地走过去:“你看你累了一天,我来帮你嘛!”

????轻初淡淡地道:“已经好了,谢谢!”

????说完拿起病历,直接转身又去办公室了。

????管华看看她的背影,挠了挠脑袋,叹道:“这女人的心真不好猜呀,你说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,现在怎么就这样了?”

????林小可低头羞道:“可能是……看到我们手拉手进来,她心里不舒服才这样的!”

????是吗?管华看了看自己的手,又看了看林小可的手:“不能,你出去的时候不开心,是轻初跟我说的,她让我去追你,看看你哄哄你什么的……她不能吃我的醋,高轻初那是恨不得要剁了我的!”

????林小可没想到管华去追自己还是高轻初安排的,心里又感动又羞愧,忙道:“那我去帮她好了!”

????说完也跟着跑进了轻初的办公室,面带笑容:“轻初姐,我来帮你整理病历吧?以后这些事情都可以让我来做,我在医院里做护士这些年,整理病历是最拿手的!”

????轻初抬眼看她脸蛋红扑扑的,笑了笑:“好的,那你帮我分下类!”

????两个女人开始一起低头工作,看起来倒也和谐,管华从外面盯了一会儿,摇着头蹑手蹑脚地走开了。不知道这俩女人到底什么想法,貌似互相有好感,可是心里又有那么一点点芥蒂,看来只能让她俩好好相处下再说。

????管华这么想着,悄悄来到了刘纯燕的办公室,现在的刘纯燕已经综合成为公司的人力和财务两大部门的大主管,每天忙得团团转,有了工作的滋润,整个人也显现出了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气质。

????“嫂子!”

????正低头写案子的刘纯燕身体一紧,回头见是他,笑道:“我说是谁,原来是你这个家伙,没良心的,现在想起我来了?”

????“是呀!”管华笑嘻嘻地走到她面前,眼睛紧盯着她那身ol套裙下雪白的小腿,吞着口水道:“嫂子,你是越来越风情了,我看到你就想冲刺!”

????“呸!”刘纯燕笑着啐了他一口:“你这个小坏蛋,走了这么长时间,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我的影子了吧?之前都叫姐了,这会儿干吗又叫嫂子?我想你还是把我忘了!”她自然知道管华失忆的事,不过再焦急再关心,也不能跑到轻初前面去,她可不能因为自己一时失态,就把人家俩人给拆散了。【无弹窗小说 www.lashushu.co

????管华也不怕别人闯进来,直接一屁股坐到她旁边,大手直接扣在她胸前,轻柔地抚摸着,低声笑道:“我觉得,叫嫂子的时候更有感觉!”

????刘纯燕的脸顿时红得象一块布,身体也开始燥热起来。自从管华离开,她已经有半年多没有接触男人,想归想,她却不想凑合,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男人能象管华那样给她最大最深的满足。感受着从管华身上传来的阵阵力量,刘纯燕反手搂住他的腰,把脸埋到他胸前,喘息着道:“不行呀!”

????“怎么不行?”管华憋得难受,身下就象有一颗炸弹等着点燃一样:“我忍不住了,得狠狠地操你才行!”

????刘纯燕又哪里不想呢?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说出话来:“这是你的家,高大夫就在隔壁,万一被她听到……”

????“没关系!”管华道:“她不管这些的!”恢复了记忆,管华自然也很明白自己跟轻初的关系,他们虽为夫妻,可没有越过那条线,而且轻初也对他丝毫不感兴趣。至于管华跟其他的女人做什么,她是半点都不在乎的。

????刘纯燕却不相信,哪个女人能对男人的背叛不在乎啊?管华有这样的想法,说明他对人家轻初不在乎才是!身为一个过来人,刘纯燕当然不想让自己卷进去,忍着强烈的想要的**,她气喘吁吁地再次把管华伸向衣服里的手按住了:“不要在这里!”

????好吧!管华无奈地住手:“那去哪儿?”

????刘纯燕红着脸:“去我家吧!”她的家现在很少有人来,而且自从上次被刘镇林抓住过一次之后,她又加固了门锁,现在就是小偷进家门都得撬半天。

????管华只好站起来,把硬如坚铁的老二塞进裤子里:“那现在就走!”

????现在?刘纯燕看了看自己满桌子的工作:“好吧,我给你钥匙,你先进去,等下我再进!”

????虽然说两个人的关系已经被很多人都看穿了,可刘纯燕还是很小心,一个是为自己的名誉,另一个也是为了照顾管华的面子。

????管华倒是很配合,拿了钥匙,赶紧地朝刘纯燕家里走去了。话说自从他记忆恢复,就知道自己以前也是个不那么正经的人物,勾搭了不少已婚妇女,好在大家对他都还不错,这让管华心里很感动。目前他的正牌老婆不能碰,只能靠着这些地下的情人解馋了,不过管华绝对不让她们跟着自己吃亏就是了。

????到了家,管华把门打开,进了屋以后直接把衣服一脱,钻进了被窝。直到十多分钟以后,外面才想起了锁门声,刘纯燕扭着屁股,一点一点地蹭了进来,见管华在被子里抖着,不由好笑:“你个小色鬼,那么猴急干什么?”

????“哎呀嫂子,你快点吧,我这都不行了!”管华掀开被子,一下把刘纯燕抱在了怀里,不由分说把手伸进她的裙底,把那条蕾丝的黑色小裤裤扯了下来。

????刘纯燕底部失守,一下子也顾不上,张着樱桃小口久久不敢合上,虽然只是一眼,可她也看出了管华的不同,底下的那根东西实在是太大了!跟管华精诚合作了好多次,她对他的身体可以说非常熟悉,管华是比一般人的要大要粗,可是今天却很明显又大了一大圈!

????“怎么了?”管华一边扑腾着给她脱衣服,一边喘息着问她:“关键时刻,你别走神啊!”

????刘纯燕扑哧一笑,小手放在管华胸前,轻轻地抚摸着:“华子,我刚才看你那里又大了!怎么回事啊?这东西还能长?”

????管华又好气又好笑:“有那么惊讶吗?又不是没用过!”

????一句话,又把刘纯燕说红了脸,白了他一眼:“我是用过,可没记得有这么大……”

????大了吗?管华低头看看,似乎是比之前的大了,可他貌似也没有研究过!管他呢,先干了你再说!

????想到这里,管华再次加速,把刘纯燕剥了个干净,全身雪白,毫无瑕疵,这样的女人真的是人间尤物!扑到她身上,管华把那根东西使劲塞了进去,只一下,刘纯燕就被撑到了,小嘴里发出惬意的呻吟:“唔……”

????管华的血液一下就冲到了头顶,将自己深深地埋进她的身体里,每一次撞击都闪现出火花,在他和她的眼前炸响。刘纯燕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这样巨大的力量,他不仅仅只是追求快,更是在其中尽情地徜徉,象是在策马奔腾之中,感受着那缓缓倾泻的爱意。

????终于,刘纯燕达到了天堂,她尽情地娇叫着,似是畅爽又似是痛苦,声音在悲与喜中交织着,脚也仿佛在云端中飞翔,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落地。

????见她满足,管华也吐出了最后一口,缓缓地躺在了她身边。

????刘纯燕翻个身,一条腿压到他身上,小手抚摸着他的胸膛,娇羞无限:“你的力气真大,人家都会被你弄死了!”

????“那你要我弄还是不要我弄呢?”管华笑嘻嘻地撩拨着她的脸蛋:“我现在可是有很大的本事,让你爽几分你就爽几分。”他不是在说笑,也不是胡说八道,现在的管华,还真的有这个本事,因为他能够自如的调整自己。

????也就是说,如果是对第一次的女人,他能调整自己的大小,也能自动的调整速度和频率,以使她获得最好的感受。当然,如果是对付象刘纯燕这样经验和渴望都非常强的女人,那他的能力也能放大,可以说塑造性非常强。

????没有人告诉他到底为什么会这样,他想当然地就以为能这样,然后就果然这样了。

????或许是药珠的原因,似乎在那次中毒之后,药珠就消失了,可是管华的身体上和思想里都多了一个影子,他的能力,跟那个影子有关,因为一切都非常清晰。他在京城里上了三年学,又回去了两趟,经历可以说用平淡无奇来形容。

????可是,他的脑子里却有很多之前从来没有过的经历,那不属于管华,而是属于另外一个人,那个人没有名字,所有的人都叫他“医魂”。

????在用药物把自己的记忆通开之后,随之打开的还有他身体和心灵上的很多通道,管华似乎清楚了很多,也明白自己现在已经跟之前完全不同。他的脑子里有一套号码系统,通过调集那些号码,他可以指挥任何系统之内的人,包括邓启迪的调任。

????邓启迪是京城特战队第一小分队的队长,他的身份十分尊贵,上校军衔,可是在管华发出调令以后,他竟然乖乖地来了。跟他一起来的都是他手下的精英士兵,他们来做这个纪检部门的人员,实在是大材小用,就连邓启迪都不明白上头为什么要答应这么无厘头的要求。

????连管华自己都弄不明白原委,睡在他身边的女人就更加不明白,刘纯燕的心中充满了无数的柔情,管华给她喂的是世界上无上的美味,使她的身体变得更刁,即使忍耐寂寞,也不肯再屈就。

????管华自然知道这些,所以他对刘纯燕也更加温存。

????“这段时间,你过得怎么样?”管华柔声道:“我知道你为了公司的事非常操心,轻初跟我说,你是所有公司里贡献最大的!”

????刘纯燕不好意思地摇着头:“我也就是做做杂活,哪里比得过高大夫啊?她要照顾诊所,还要帮公司研发药方,整个公司的管理也是由她来做的,我就是跑跑腿!”

????“跑腿才累嘛!”管华说着,心疼地揉捏着她纤细的小腿:“怎么样,有没有什么要求想让我答复你的?”

????要求?刘纯燕把头埋进他的怀里,现在的她,已经全然不把钱放在眼里了,虽然现在经过努力,地位上有所提高,可她依然只是管华背后的女人。

????“只要你想着我就行了!”刘纯燕温柔地道:“不要让人家说,你玩了我,又把我甩了,那样的话我干脆就死了算了!”

????管华赶紧搂住她:“别胡说,你死了,我可怎么办?我不想失去你!还有啊,谁会管我们的事?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,没有人跟刘镇林那么无耻!”

????刘纯燕摇了摇头:“大嫂她……唉!”

????她口中的大嫂,就是柱子媳妇杜金花,长得白嫩水灵,白白胖胖,五大三粗的。她对刘纯燕向来看不惯,听到她跟管华的风言风语,就更加不想饶她,所以成天在公司里对她指桑骂槐。

????“她说了什么?”管华皱起眉头。

????刘纯燕再次叹了口气:“她说我借口那里有病,勾引你去家里看,然后趁你看的时候……”想起曾经的场景,刘纯燕的脸又是一红:“主要是骂我不检点,说一个女人只能伺候一个男人,再跟别的男人那啥就该死!”

????该死?管华乐了:“那你怎么回她的?”

????刘纯燕白了他一眼:“我还能怎么回?低头不吭声呗!我确实是跟你有关系,人家她确实很干净……”说得很正,可眼睛里还是不自觉地流露出了委屈。

????管华抱着她,笑眯眯地道:“这样吧,下次如果她再说你,你就跟她说,她也一样!”

????()